冯之浚:用法律形式加快推动循环经济发展

  浏览:2105

  人民网北京6月25日讯 记者徐辉、侯立明报道:为期两天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05——建设节约型社会国际研讨会”,今天上午在北京开幕。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冯之浚就“当前中国节能形式”发表演讲。

全文实录如下:
女士们、先生们,这个会议开到这个时间,再多冗长的讲话就不受人欢迎了,现在人们的生物钟已经疲劳到极点了,我就不念稿子了。我向各位汇报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认为近代工业发展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传统的发展阶段,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排污,不注意环境。
第二个阶段,因为环境的生态承载能力有限,进入到现在这个时期就是末端治理的时期,也叫“生产过程的末端治理的模式”,怎么生产我们不管,生产出以后我们对它进行治理,就是我们中国通常所讲的的“四大治理”:水怎么治理、空气怎么治理、固体废物怎么治理、噪音怎么治理。
现在中国的污染情况,末端治理的末端还是非常严重的。最近在检查我们母亲河黄河,说到这儿有一句话:“今日不为黄河忧、明日必为华夏枯”。
这样末端治理的方法要重新认识,现在进入到了第三个产业发展模式,就是循环经济。有很多外国人也不懂循环经济,我认为它应该翻译成全过程治理。循环经济应该从头开始就要减量化、再使用、再资源化。这种方式目前在中国发展得比较快。
最近党中央、国务院曾培炎副总理、马凯主任都讲到要加快循环经济,要搞好节约型社会。为促进循环经济的发展,必须有三个条件:
第一,改善人的生存方式认识和生态伦理的认识,不要以为人类中心,人类是世界的造物主,我们就是主体、客体了二分法,我来统治你,我觉得人和自然万物应该同一体,如果不在价值理念认知观念上统一,就很难改变。
第二,以什么方法来评核干部。我们到底用什么方法的来审核干部,如果老拿GDP不行,我们要拿生态怎么样、环境怎么样、经济怎么样,整个来选举干部。中国有一句话:“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楚王都喜欢瘦的,宫中的女人们都减肥。但不管生态怎么样、环境怎么样,最后大家都要走到红楼梦里的“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现在我们已经到了眼前无路了,要发展循环经济,要全治理。
第三,怎么解决?要立法。立法之后,用法律的形式来推动这个事。在立法的过程中,首先要区别末端治理的模式和循环经济全过程治理的模式,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有四个不一样。我的论文已经给各位了,请各位指教。
第一个不一样,我们对自然资本的看法不一样。以前末端治理,是把货币资本、人力资本、自然资本来打击和冲击自然资本,现在应该把自然资本作为人类经济发展一个很重要的力量,要恢复它、开发它,要敢于按照自然资本的经过重新设计、工业设计,全面改变人的生产消费模式和消费方式。
第二个末端治理和我们循环经济不一样的地方是对生态越值的看法。末端治理认为只要有技术,技术是万能的,生态越值是无限的,总是会解决的。其实,错了。生态是有到一个从弹性到索兴的过程。
第三,从生存的价值和生态理念的看法不一样。要把人类的地位摆准,要记住人和自然要和谐。
第四,末端治理属浅生态学,循环经济属于深生态学。浅生态学就是末端处理,不管怎么样,我都可以治理,这是人比较幼稚分析。不管怎么样,我们要解决人与自然的关系。我们起草《循环经济促进法》,这个名字是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的,叫《循环经济促进法》,促进法的目的就是把我们已经有的或者将要设置法律法规做一个总体的安排。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一定要区分末端治理的法律和循环经济的法律是不一样的。
比如,我们现在的环境污染法、大气法、水污染法,除了清洁生产法以外,这些都有很大的一个循环末端治理的色彩在里面,而不是从全过程。因为,我们的生态质量和环境质量绝不是检查出来的。我们人大到去检查,因为末端治理出来要检查,检查他们不执行,为什么?现在我们国家执法、守法成本非常高,违法的成本非常低,这样的话,就不可能把这个法很好的运用起来。所以,我们把这两方面结合起来。
同时,我们在法律当中,要把促进循环经济的观点,进行修改已经有的那些,刚才我讲的那些法和还没有开始,应该在生活当中碰到的这样的法。
我们大概的循环经济的立法方面,我在演讲的论文当中,提了四个方面,我就不讲了,就是四个必要性。我们认为我们的《循环经济促进法》,首先应该包括四个方面:
必要的行政强制措施、经济激励的手段和措施、激发公众参与、政府和有关主体义务和责任。我们法律的框架大概包括九个方面:
一是按照循环经济的原则“减量化、再使用、资源化”的原则,从四个方面考虑问题:企业怎么循环、生态园区怎么循环、城市和区域怎么循环、全社会怎么循环。没有全社会的循环还是不成的,我们的人居环境、消费方式都要开始循环。
我们中国现在过度包装的问题,现在是非常严重的,送你一包茶叶,不过就是一两茶叶,包装都是一大堆。送你一盒月饼,只有一两个,包装也是一大堆。首先包括循环经济发展规划的问题;二是全社会绿色消费鼓励的制度;三是产品利用回收的制度;四是循环经济发展整个社会的制度;五是相对中介组织如何鼓励参与循环经济的发展;六是公众怎么参与;七是规定一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各项的职责;八是要求重点企业和重点污染企业必须实行循环经济,用法律的形式;九是循环经济的支撑和框架的组成。
我们循环经济发展小组刚刚成立,跟发改委有很好的合作、跟科技部有很好的合作、跟环保总局有很好的合作,我们还和一些大学机构进行合作学习,我们认真总结国外先进的经验,我们尤其要认真学习德国、日本、美国、欧盟很多的循环经济的立法。他们有两种:一种是专项法、一种是基本法,这两个对我们都有好处,开放中国,现在应该向全世界在法律方面向他们吸取有利的影响。我的汇报到此结束。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