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安排主导发展走向---赵振铣谈循环经济

  浏览:2064

 

  四川在线-四川日报消息 近日,我省3家企业和1个园区入选国家首批循环经济试点名单,经济发展中的节能和资源综合利用问题再次进入社会各界视野。

 

 

  发展循环经济已非新鲜概念,然而来自行业和企业的实质性进展消息却少有耳闻。制约循环经济发展的瓶颈何在?推动循环经济发展,四川如何着力?近日,西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产业经济学专业博士生导师赵振铣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循环经济要实现一个普遍尊崇的发展目标:保护环境

 

 

  记者:近日,攀钢、宜宾天原化工、五粮液和泸州西部化工城入选国家首批循环经济试点名单。对此,您有何评价?

 

 

  赵振铣:循环经济是企业通过对资源的再利用、循环使用或深度加工,减少废弃物排放量,从而达到节约资源、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一种新的生产模式。循环经济的最佳状态应该是污染物的“零排放”,即所有进入企业生产环节的原材料都能得到合理利用,成为本企业的产品或其他下游企业的生产原料。因此,循环经济倡导的是一种建立在物质不断循环利用基础上的经济发展模式,实质是一种生态经济,它能从根本上消解长期以来环境与发展之间的尖锐冲突,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必然选择和重要保证。

 

 

  记者:对外宣传时,我们常说四川有丰富的物产资源。资源富有仍然是不少地方吸引投资的重要条件。对于资源型省份而言,资源对经济发展的约束力是不是不太强?

 

 

  赵振铣:事实上,资源对四川发展经济的约束是非常强的。这里有一组数据:我省人均主要矿产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的60%,耕地面积仅为全国的51%。环境形势也非常严峻:全省水土流失面积占幅员面积的32%;每年的废水排放量超过环境容量的60%。之所以有些地方仍以资源作为吸引投资的重要因素,那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经济发展水平不高,不得不以一种比较粗放的方式来降低生产成本,参与竞争。

 

 

  记者:如此看来,就发展的思路而言,这条路肯定会越走越窄?

 

 

  赵振铣:是的。我们处于国家确定的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如果我们的环境出了问题,整个中下游地区的损失将非常巨大。另一方面,正因为我们欠发达,就更应在发展过程中避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未雨绸缪。无论从目的性还是合理性来说,都应该通过循环经济实现一个普遍尊崇的发展目标:保护环境。

 

 

  关键是解决制度设计问题

 

 

  记者:循环经济要求我们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保护好环境。但对企业而言,利润最大化才是第一追求,这就产生了矛盾:有多少企业愿意花更多的钱搞环境保护?

 

 

  赵振铣:问题就在此。从中央到地方都提出发展环保产业、发展循环经济的战略方针,关键是如何落实。而落实这一战略方针的关键,是解决制度设计问题。

 

 

  记者:怎样通过制度创新强化具体落实效果?

 

 

  赵振铣:首先要解决GDP崇拜的问题。一直以来我们对地方政府绩效的考核主要是用GDP指标来衡量,而并未把环保指标纳入其中。这样做的结果,就可能造成官员为追求短期政绩,放任企业排污等损害环境、浪费资源的行为。

 

 

  记者:所以要把科学发展、以人为本、“五个统筹”纳入对党政干部的考核指标,形成一个包括公众认同度在内的综合考核体系,这也是与政府职能从过多的经济管理向公共管理转变相适应的。

 

 

  赵振铣:对。其次要强化环保部门的监管权力。不仅要加大处罚力度,提高处罚标准,迫使企业积极加强管理、改进技术,把环境污染成本内化到生产成本中去;还要理顺环保部门审批和监管的权责关系。同时,要强化环保评估,把环评纳入整个宏观经济决策的程序中,做战略性、全局性的环境评估。大力推行ISO14000企业环境管理标准的实施和认证工作。也是重要的一个环节。

 

 

  记者:这是从源头减少企业排污最有效的管理措施之一,可以促进企业全面提升管理水平和环境保护水平。

 

 

  赵振铣:另外还要理顺环保资金投入机制。要树立谁受益、谁出资的观念。比如四川把环境整治好了,长江下游和沿海地区因此受益,那么理应由这些地区做适当补偿。然后要确保环保罚款和收费百分之百地用于治理环境。还应尽快研究试点或推行排污权交易制度,在核定环境容量的基础上让企业拥有一定限额的排污权,谁想超限排污,就得掏钱向其他企业购买排污权。这样可以有效促使环境这个要素真正成为有限的“资源”,使企业通过加大环保投入和提高技术、管理水平降低因排污量增加的成本。

 

 

  记者:在制度设计里,政府扮演怎样的角色?

 

 

  赵振铣:政府应从管理的角度,利用金融、财政等政策引导和鼓励企业技术改造以及产业升级,加大对环境保护的投入。要注意掌握好“度”,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投入之间的关系。

 

 

  循环经济与我们的生活方式、消费方式密切相关

 

 

  记者:似乎还缺乏一个力量来促使企业自觉树立环保理念。

 

 

  赵振铣:这个力量就是政府加大处罚力度。必须使企业意识到如果他不这么做,成本就永远降不下来,并且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企业一旦行动起来,是能够找到合理的技术和管理方案的。

 

 

  记者:环保部门应切实为公众履行监管职责,帮助企业树立环境保护的社会责任意识。

 

 

  赵振铣:至少,严格执法是一个重要手段。日本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出现好几起大的污染事件,直到现在很多受害者还在向政府和企业索取动辄上亿日元的赔偿,企业早被罚得倾家荡产,政府也为此承担了监管不力的责任。

 

 

  记者:您对四川发展循环经济有何建议?

 

 

  赵振铣:首先从对环境影响较大的行业入手,如排污较多的化工、造纸、热电等,先行推行循环经济技术和排污权交易制度等。

 

 

  记者:在很多人看来,发展循环经济是企业的事,离普通人很远。

 

 

  赵振铣:不,我们的生活方式、消费方式与循环经济有密切关系。在发达国家,70%-80%的消费者购买产品时,会选择具有绿色环保标志的产品,或者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选择包装少、对环境影响小的产品。一些国家的民众甚至拒绝使用一次性消费的产品。

 

 

  记者:循环经济需要全社会参与,消费者的选择是企业注重环保的最大动力。但如何让这种观念深入人心?

 

 

  赵振铣:政府要在对产业、政策、技术、管理等方面做系统研究,多个部门共同进行规划并组织实施。同时加大宣传力度,社区要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让每一个消费者在生活方式上都树立保护环境的意识。

 

 

  专家简介

 

 

  赵振铣,生于1956年,四川成都人。1985年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工业经济系,获经济学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其间曾于1988~1989年受国家教委派遣赴日本横滨国立大学经济系进修产业经济学1年,1991~1994年在西南财经大学工业经济系在职攻读博士研究生,获经济学博士学位。长期从事教学科研行政工作,以工业经济管理、产业经济学、管理学、环境经济学等为主要教学研究方向。现任四川省人民政府监察厅副厅长,西南财经大学产业经济学专业博士生导师。有公开发表的论文30多篇,专著、译著(含合著)10多部,主要有《工业经济结构学概论》、《现代企业制度概论》、《脊梁———国有企业的机遇与挑战》、《为什么卖不出去》(译著)、《怎样扩大销售》(译著)等。承担过国家级研究课题2项,省、部级课题6项。

 

 

  观点 发展理念生产方式产业形态

 

 

  周宏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循环经济的内涵:循环经济是一种新的发展理念,是一种新的生产方式,是一系列的产业形态。发展循环经济是我们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将发展作为第一要务,用发展解决资源约束和环境污染的实现途径。作为新的生产方式,它与传统发展模式的根本区别在于:传统的经济增长模式将地球看成是无穷大的资源库和排污场,一端从地球大量开采资源生产消费性产品,另一端向环境排放大量的废弃物,以“资源—产品—废弃物”为表现形式,是一种线性增长模式。循环经济则强调在生产和再生产的各个环节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按“物质代谢”和“共生”的关系延伸产业链,以“资源—产品—再生资源”为表现形式,是一种集约性的增长方式。从产业形态看,循环经济通过发展资源节约产业、综合利用产业、废旧物资回收产业,为经济发展和资源环境的协调和良性循环提供保障。只有形成长效机制,才能使循环经济得到持续较快发展。

 

 

  加速立法深化试点技术支撑

 

  解振华(国家环保总局局长)我国的循环经济发展仍然处于起步阶段,还有许多问题需要在今后的实践中探索。在观念认识、制度环境、法律与政策、管理体制、技术支撑和外部推动力等方面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缺陷和不足。今后将主要从以下方面开展工作:加快立法,引导循环经济及生态工业规范化实施,建立环境标志、政府绿色采购制度,积极推动政府绿色采购,扩大绿色产品的消费市场需求,促进环保产业的发展;深化循环经济试点,加强对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和循环经济示范区创建的指导和监督管理,确保试点和示范单位能够通过持续改进,降低污染物排放总量,改善区域环境质量;加强环境执法,严格环境准入,促进企业、产品采用环境友好技术,对排污单位实行排污许可制度,严格控制污染物排放总量;建立循环经济理论和技术支撑体系,大力发展静脉产业,加强示范园区环境管理,制定再生资源产业环保控制标准和技术规范,推进和规范各类社会废弃物和工业废物的循环利用;加强宣传,广泛传播循环经济理念,宣传循环经济的成功实践,形成推进循环经济发展的良好的社会氛围。本报记者陈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