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北农村生态文明建设路径研究——以宿州市为例(下部)

  浏览:946

3、水污染形势严峻

宿州市境内15条主要河流的11个国控监测断面和17个省控监测断面水质监测结果显示。几条主要河流出境断面水质为IV类,满足水环境功能区目标要求,小流域县界断面水质常年为Ⅴ类或劣V类,存在污染现象,主要污染物为COD、氨氮和总磷。

4、 农村居民生态文明意识评估

 2017年5月组织高校学生就农民环保意识到四县一区农村进行问卷调查,调查对象锁定为16岁以上的成年农村居民,问卷随机发放。共发放问卷1233份,收回1220份,有效问卷1212份。

参与问卷调查的农村居民,文化程度构成:文盲18%,小学及初中占约72%,高中约占6%,专科及以上约4%。年龄构成:16-45岁的中青年人占20.3%50岁以上中老年人占79.7%调查统计结果显示:

1)农民居民环境保护意识不强

70.2%的农村居民表示关注环境问题,尤其是关注食品安全,只有29.8%的农村居民表示对环保问题不关注,说明农村居民对生态环境环保的关注程度还是比较高的。对于环境保护知识的掌握,92%的农村居民是通过电视等媒体渠道获得的,通过宣传册和会议渠道获得的极少,说明政府对农村居民的环境保护知识宣传不够,没有做到深入到户到人。在关注环境问题人群中,只有10%人愿意自觉遵守环境保护行为,部分居民还是停留在关注了解层面,缺乏积极保护环境意识,在生活和从事农业生产中,重需要,轻环境,不注重农村环境保护,甚至破坏环境。

2)农村居民环境保护支付意愿不高

经济不发达,农村居民环境保护支付意愿不高。72%的农村居民表示个人环保行为受环境的影响。比如周围人怎么做、周边环境如何等都直接影响农村居民的环境保护行为。

农村居民关注环境,也都希望村庄整洁,环境优美,但是,人们支付意愿不高,69%人不愿意为保护和治理生态环境支付费用,87%的人认为环境治理是政府的责任。

3)农业从业人员环保思维滞后

从事农业生产的年龄偏大、文化层次不高,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占90%,专科以上文化水平农民只占4%,近几年新型职业农民、农场主培训虽然使一些农业生产大户农业科技知识有所提高,但是没有根本改变大部分从业农民文化水平偏低、年龄偏大的事实。家庭农场经营者具有高中以上( 含高中)文化水平只有63人,约占总体的10%20]90%农场经营者没有系统学习过农业生产经营和管理知识,农场经营还是凭经验或跟风,生产科技含量不高,农产品附加值低,利润空间小,加之地租居高不下,经营者把眼前利益和利润作为最大的追求,缺乏重视生态环境保护的主观性,缺乏可持续思维。

农药生产经营有待规范。70%以上的种植户是自己买药自己打药自己判断效果,由于农民本身对农药不懂,购买和使用农药基本依靠经销商的推荐。但是大部分农药经营人员文化水平不高,卖药不懂药,这样就导致农民防治用药混乱,针对性差,影响防治效果。

四、“器物、制度、观念三位一体”立体建设路径

由于经济皖北经济总量不足,可用于环境保护与治理的经费有限,照搬照抄发达地区打造美丽乡村模式,资金缺口比较大,再者,经济皖北人们生态意识相对滞后,要尽快赶上浙江、江苏等发达地区的生态文明程度,农村生态文明的建设必须构建器物、制度、观念三位一体”的立体发展模式,即以生态环境美化为抓手,以环保制度建设为引领,以生态观念建立为目标,全面立体式推进农村生态文明建设。制度建设保障和促进人们生态文明观念的形成,文明观念的形成可以节约保护和治理农村生态环境的成本,好的生态环境又可以促进农民对生态文明制度的自觉遵守。

(一)优化村庄布局, 推进城乡融合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乡村振兴不是排斥城镇化,更不是要求现有的村庄村村都振兴,城乡融合发展是农村城镇化、城乡一体化的升级版,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实行不同的城乡融合发展战略。

宿州市2017年城镇化率41.56%比全国城镇化率58.52%低十几个百分点,每个村平均拥有8个自然庄、1029个农户、3037人。行政村及涉农居委会数量偏多,每村实际农户和人口偏少,城乡融合发展的第一步就是要对现有农村重新规划布局,对人口少、资源少、环境差的村实行拆迁合并,人口向城市转移,对于资源多发展条件好的村,逐步建立农村社区或具有社区功能的行政村,以600到800个为宜,保留有特色的自然庄,没特色的自然庄分阶段拆迁整改,腾置出来的土地,复垦用于农业生产,以产业振兴为基础、人才振兴为支撑、生态振兴为内涵、文化振兴为动力、组织振兴为保证,振兴农村。

(二)开展村庄环境整治,打造生态人居环境,

农村人居环境急需解决的是生活垃圾乱堆乱放、污水乱流、露天蹲厕臭气熏天造成的污染,因此,农村生态环境治理必须首先治理农村垃圾污水厕所,彻底清理农村陈年垃圾,推进农业生产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禁止分散农户养殖,通过治理,美化环境,提升村民幸福感和环保意识。

划定专门养殖区。对近50%没有污染治理的规模养殖企业重新梳理规划,限期3个月完成污染防治措施,不达标的全部关闭拆除。

(三)发展生态农业,防治农业面源污染

1、用养结合,进一步提升耕地质量。扩大大豆、绿肥等养地植物的种植面积,适度深耕、免耕,选择人均土地较多的村镇试点休耕制度和休闲农业。使土壤中的有机质、氮磷含量的提高。

2、管控结合,减少化肥农药使用量。首先,在保证耕地面积的基础上,通过发展休闲农业、退耕还林等耕作方式,适度减少农作物种植面积,建立生态示范区,监控农药使用市场,对违规使用禁用农药、过量使用农药的种植户给予严厉制裁。其次,整合资源、资金、力量,建设减肥增效核心示范区,打造土肥实验示范新型经营主体,推进大型农业机械化,确保农机作业到位,强化农机农艺融合。

3、生态养殖,防治畜禽粪便污染。禁止分散农户养殖,划定专门养殖区。对近50%没有污染治理的规模养殖企业重新梳理规划,限期3个月完成污染防治措施,不达标的全部关闭拆除。在全市范围内建立1-3个循环农业示范区,在示范区内,种养协调,在养殖区,全面实行粪污处理基础设施标准化改造,实现粪便无害化处理。

4、充分利用农作物秸秆资源丰富的优势,开发生物质燃料。重点发展秸秆成型燃料、秸秆集中供气,建设生物质能供热、秸秆发电、畜禽养殖场沼气发电、垃圾填埋场沼气发电等项目。

(四)建立农村社区,弘扬文明乡风

通过新农村建设、空心村治理,建立农村社区,改以往村庄管理为社区管理,把社区生态文化建设引入农村生态文化建设,增强民的认同感和归属感。通过开展“文明示范户”、“宿州好人”“道德标兵”等评比活动,促进农村居民传统价值观念的转型,提高农民的生态文明程度。

(五)增加财政投入,强化政府经济责任

城乡二元结构在我们国家长期存在,环境与经济二者之间也具有高度的亲和性。因此,研究农村环境治理问题,必须考虑到城乡二元化结构所引起的城乡在经济收入、文化理念差异,这种差异还表现在环境资源分配和制度安排的不平等。比如,城市基本上都建有垃圾回收站、污水处理厂等一整套环保系统,但是村镇极少配置。环保机构一般只下设到市、县、区有独立的环保机构,乡镇没有环保机构,一般只配备一名兼职环保工作人员,行政村环保基本于失控。因此在乡村振兴和城镇建设中,必须把环境保护建设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把农村的生态环境治理纳入城乡一体发展规划,环境保护资金向农村倾斜。

政府在加大环境保护财政投入的同时,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积极引导个人、企业、社会参与农村环境保护投资融资,设立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专项资金。

首先,积极与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徽州银行金融部门对接,争取国家农村人居环境改善贷款支持有效整合发改委、环保、水利、住建等各类项目资金积极争取社会资本参与。其次,优化垃圾处理设施的布局规划,增加乡镇村垃圾处置点,在每个乡镇集中区建立垃圾中转站,配齐专用清运车辆,对一些偏远行政村可以建立垃圾中转站,村庄按规定放置垃圾桶等垃圾收集设施,有条件的镇就地处置生活垃圾。第三,把农村环卫工作纳入城管局统一管理,建立专业化和属地化双重管理模式

(六)实施问责,夯实政府监督责任

政府必须把农村生态环境保护任务纳入本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将大气、水环境质量目标、总量减排目标、农村生态环境状况、水源地保护等约束性指标纳入目标责任制考核。

健全政府监督机制,全面落实政府问责制度。一是,把环境污染纳入发展成本,建立环境违法企事业单位责任延伸追究制度,通过制定一系列制度,严格执法,禁止城市污染、工业污染向农村转移。二是,通过制定村民公约、评选环保模范等形式,约束村民日常污染行为,激励村民日常环保行为。三是,制定宿州市农村环境保护问责制度,加大对环境保护不力责任人的问责,对负有主要责任的乡镇负责人可以就地免职。

建立市、县、镇(乡)村四级环境保护制度。乡镇政府设环境保护站,编制2-3人,村设环保员1-2人,负责本村镇环境保护宣传、监测、监督等工作,村环保员、镇环保站、县环保局均隶属市环保局垂直领导。

主要参考文献:

[1]  彭向刚,向俊杰.中国三种生态文明建设模式的反思与超越[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5(3):12-18

[2]  黄爱宝.生态文明与政治文明协调发展的理论意蕴与历史必然[J].探索,2006(1):58-61.

[3]  陈家刚.生态文明与协商民主[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7(2):82-86.

[4]  俞可平.科学发展观与生态文明[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5(4):4-5.

[5]  周生贤.积极建设生态文明[J].求是,2009(22):30-32.

[6]  王毅.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顶层设计[J].中国科学院院刊,2013,28(2):150-156.

[7]  张红霞,刘元珍.《论农村生态文明建设中农民的思想政治教育》,《毛泽东思想研究》2008(4)150-153

[8] 张月昕.农村生态文明建设主体的价值满足缺失及伦理对策[J]. 伦理学研究,2017(3):120-125

[9] 陈叶兰. 论新农村生态文明建设中的政府责任[J].湖南社会科学,2013(5)

[10] 杨霞霞,卢维良.农村生态文明建设中的政府生态责任探析[J]. 社科学论,2017(13):164-165

[11] 张燕. 生态文明构建视域下我国新农村生态环境治理路径的优化[J].农业经济,2018(2):20-21

[12] 李昌新等.基于灰色关联模型的江苏省农村生态文明建设水平研究[J].水土保持通报,

2017 (3) 107-112

[13] 陈巍等.基于改进灰靶模型的农村生态文明建设差异分析[J].水土保持通报,2016 4):90-96

[14] 牛敏杰等.我国农业生态文明水平评价及空间分异研究[J].农业经济问题,2016(3): 7-25 

[15] 王丹华 等.农村生态文明评价及城镇化对其影响—基于地市级层面的研究[J]. 宁夏社会科学,2017(2):115-121

[16] 郑华伟 等. 农村生态文明建设农民满意度分析. 水土保持通报,2017(8):52-57

[17] 于法稳,杨果.农村生态文明建设的重点领域与路径.重庆社会科学,201712):5-11

[18]  宿州市统计局.宿州市统计年鉴[J].宿州.国家统计局宿州调查队,2016.

[19] 柳建国.畜禽粪便污染的农业系统控制模拟及系统防控对策[M].合肥: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13.

[20] 柳建国,徐志连,王崇志,等.宿州市家庭农场发展的探讨[J].浙江农业科学,2014(4):604-606.

 

作者简介:

    柳建国,1962年生,南京农业大学博士毕业,安徽省级教学名师。现任中共宿州市委党校教授,安徽科技学院硕士生导师、安徽大学农研院兼职研究员。长期从事农村环境与发展研究。

    2013年9月出版专著《畜禽粪便污染的农业系统控制模拟及系统防控对策》,中国人民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马中教授亲自作序。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复印中心全文转载、安全与环境学报、土壤通报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

 

     声明:以上内容版权归中华循环经济网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